丁磊向左,刘强东向右

创投圈
2019
11/30
20:44
铅笔道
分享
评论

一向以 " 网聚人的力量 " 自称的网易公司,一不小心成了网民口诛笔伐的对象。

前几天,一篇控诉网易裁员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。大致的背景是:某网易老员工在身患重病后,遭遇了公司 HR 部门的威逼、辱骂、恐吓,最终被网易暴力裁员。

文章在网络掀起轩然大波,网友讨伐,人民日报点评,丁磊始终沉默。但许久未曾发声的刘强东,却在京东早会上宣布:以后京东的员工,只要是在任职期间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遭遇不幸,公司都将负责其所有孩子一直到 22 岁的学习和生活费用。

一反一正,刘强东的表态,无疑增添了大众对他的好感。但也有人质疑:这些冠冕堂皇的说辞,会不会只是一场作秀?

最终,这次的暴力裁员事件以网易道歉,处罚 4 名主管及 1 名员工,双方达成和解而告终。但裁员只是企业经营的一角,背后则是创始人的性格和决断。

网易和京东,这两家只相差一岁的互联网巨头,过去一直活跃在聚光灯下。它们的创始人——年龄相差两岁的丁磊和刘强东,身上则有太多的人设反差。因为做事原则、说话方式,以及出生背景的不同,他们走出了截然不同的路,承受着外界不一样的赞誉和诋毁。

丁磊不在乎。他曾说自己是 " 一个真小人,而不是真君子 "。就像金庸武侠小说里的扫地僧,外界的评判,激不起他内心的波澜。

刘强东不甘心。因为明尼苏达事件,他多年苦心建立的 " 大哥 " 人设,崩塌成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丁磊向左,刘强东向右。在这个人设崩塌的 2019,一切似乎都变了,一切又似乎还是老样子。

裁员

在风水轮流转的中国互联网行业,丁磊和他一手创办的网易,一直是个罕见的存在。

成立满 20 年,曾经风头盖过 BAT,如今市值还能排前五,这样的公司只有网易一家。曾在 30 岁左右成为中国首富,如今财富还能排前十,而且没有入狱的企业家,只有丁磊一人。

实际上,跟丁磊同时期出道,并称 " 中国网络三剑客 " 的王志东和张朝阳,早已掉队。如今网易的市值,相当于 17 个新浪,100 个搜狐。丁磊厉害,长盛不衰。

然而,2019 年被曝出裁员消息最多的企业,当属网易。

先是年初网易严选被曝出裁员 30%-40%,网易味央和教育产品部也未能幸免,然后 7 月初网易传媒被曝出启动新一轮变相裁员,7 月底网易的现金牛业务网易游戏高管离职,被曝裁员 10%,10 月底网易有道上市前,也被曝出启动裁员计划。当然,针对这些风言风语,网易都一一进行否认。

将裁员风暴推至高潮的,是这篇由前员工发出的刷屏文章。这一次,网易没有全盘否认,而是在回应中道歉了。

很多人认为丁磊是一个成功的 " 商人 ",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个称谓,甚至说这是对他 " 最大的侮辱 "。但身为网易 CEO,他还是得在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,认真接受来自投资人的提问,表示会适当缩减成本。

丁磊曾说,他 " 性格直接,包容性差 ",但是 " 坦荡荡 "。或许在他看来,裁员不是目的,是权衡的艺术,是经营的手段。

相比之下,刘强东不是一个 " 性格直接 " 的人。按他自己的话说,他是 " 人性上软弱 "。

明尼苏达事件之前,刘强东 "3 年没有亲自开过高管 "。过去,京东的高管淘汰率其实很低,根据京东数科 CEO 陈生强的说法," 老刘的原则是,只要你不出现腐败的问题,我都愿意给你机会去做尝试。"

一个最直观的例子是,过去京东允许 " 内部调岗 ",员工有资格在整个京东体系中寻找职位,即使员工没有完成 KPI,也可以通过调岗避免被辞退。当然,这带来的副作用是明显的:人员冗余、机构膨胀、人浮于事、组织的战斗力下降。

现在回过头来看,明尼苏达事件是一个爆发点,将京东原本缓慢进行的内部变革,推向了不得不变的境地。火速裁撤高管、宣布末位淘汰 10% 的高管、调整配送员薪资结构,这都是京东应对危机的产物。

但事实是,明尼苏达事件给刘强东蒙上的阴影,彻底遮住了他曾经塑造的正面人设。人们往往只记得那些八卦的只言片语,不会关注企业变革背后的深意。

刘强东的翻车,人设崩塌让人意外。但丁磊和员工之间的纠葛,早已不是新鲜事。

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提问:" 为什么从阿里离开的大多感激马云,从网易离开的却和丁磊反目?" 不只是普通员工,陌陌唐岩、雪球方三文、猿题库李勇,这些从网易出走、日后发达的前高管,都曾和丁磊有过不同程度的分歧,或公开对撕,或稍有微词。

和明尼苏达事件一样,网易暴力裁员事件,只是一个缩影。

财富

丁磊长了一张敦厚的娃娃脸,小眼睛,一笑露出酒窝,身材略显发福。大部分时候,他穿大众品牌的拉链卫衣,蓝色牛仔裤,脚上蹬着运动鞋。他习惯独自行走,不带保镖,不带助理,走在大街上,少有人能认出这是曾经的首富。这样的丁磊塑造了这样的网易——低调有实力,闷声发大财。

32 岁成为首富后,丁磊拒绝了所有的采访。财富排位的上升,没能带给他快乐,反而带来了多一点 " 不安 "。中国有三个人在 30 岁左右当过首富,丁磊是其中之一,另外两个人,陈天桥远走海外,黄光裕锒铛入狱。

他深谙中国的经商处事哲学:" 我看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比我更优秀的人,我的财富超过他们,我对社会评价体系产生了疑惑。"

事实上,网易一直是一家非常赚钱的公司。十年前,京东的盈利还遥遥无期,网易每年已经有几十亿的净利润。更准确地讲,过去 20 年,网易几乎就没有亏过钱。

游戏是网易的超级现金牛。在相当长的时间跨度里,游戏为网易贡献着近 90% 的收入。网易游戏的毛利率最高可达 80%,是当之无愧 " 躺赚 " 的商业模式。时至今日,网易每年两百多亿的毛利,不是来自云音乐、严选、有道等小资情怀的产品,而是游戏。

少有人知的是,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,丁磊在网易的股权比例,高达 45.5%,这是他财富来源的基石。相比之下,马云持有阿里巴巴的股权为 6.1%,马化腾持有腾讯 8.6%,李彦宏持有百度 16.1%,刘强东持有京东 15.4%。所以,即便中国互联网城头变换大王旗,丁磊屹立不倒。这是他自己的公司。

丁磊从不炫富。外界却给他贴上了 " 精明 " 甚至 " 抠门 " 的标签。

多年前《人物》的一篇报道中提及两个例子:北京早期有捷达和夏利两种出租车车型,丁磊规定只有够级别的高管才能够报销捷达出租车费,但没人敢坐,因为丁磊常打夏利;当丁磊看到上海公司摆着一台价值不菲的咖啡机,大为恼火,在得知是品牌赞助后,立刻转怒为喜。

被资本绑架的公司,和自己掌控的公司,毕竟是两个不同的物种。这其间的微妙之处,是给人打工和给自己挣钱的差别。

相比丁磊的精明,刘强东要粗放许多。他擅长高调行事,爱出头,大部分时候是一身高档西装。他口中常挂的,不是 " 主义 ",只有 " 兄弟 "。在京东飞黄腾达的那几年,他屡屡公开发表言论,接受媒体专访,甚至出书立传,也毫不回避自己的贫苦出身。

最风光的,是 2014 年春节回家过年。老刘开车装了整整两麻袋现金,带着清华毕业的媳妇,给村子里的老人发红包。一人一万,总共发了 650 万,满屏的暴发户既视感。那一年 5 月,京东在美国上市,刘强东以 445 亿美元的身家,排在中国富豪榜第十位,超越丁磊。

随着京东的股价上涨,刘强东的财富也水涨船高。在父老乡亲眼中,刘强东在城里赚大钱了,是 " 怎么花也花不完 " 的那种。

但刘强东学不来丁磊的从容。

实际上,京东一直做的是辛苦 " 卖货 " 的生意。相比网易游戏高达 80% 的毛利,京东电商 13% 的毛利,算是相当寒碜了。

有很长一段日子,投资人都不看好京东,认为这家公司亏得一塌糊涂,迟早要完蛋。利润微薄不说,刘强东还不顾管理层反对,坚决要自建物流。大几十亿资金砸下去,连个泡都不冒一下,造成京东常年亏损无法盈利。但十几万京东的兄弟,还指望着刘强东吃肉喝汤。

刘强东的焦虑,要比丁磊强烈得多。挑战阿里无望,拼多多已到卧榻之侧。2018 年 7 月,拼多多在美国上市,创始人黄峥的身家超越刘强东。

理想

在刘强东还在为几万配送员兄弟的饭碗发愁时,丁磊正在忙着养猪、做音乐、搞进口," 安静地做个匠系青年 "。

丁磊创业的起点比刘强东高。他出生在宁波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,父亲是国营奉化食品厂的副厂长,分管技术。所以在很小的时候,他就有机会 " 捣鼓无线电 "。初中,他组装了一台复杂的六管收音机,被四方邻里誉为 " 丁神童 "。

刘强东没有机会在小时候接触无线电这种高端设备,他的童年是在乡下的泥泞地里度过的。10 岁时,他出生的镇上还没有电。有一天他跑到镇政府的公社大院,坐在门口看电灯泡,远远地望着,心里好奇什么是电,觉得不可思议。

初中毕业,刘强东第一次独自出远门,跑到南京,金陵饭店灯火辉煌,他才知道原来世界这么大。那个时候,丁磊已经在高中有了电脑设备,还参加计算机兴趣比赛获了奖。

考大学时,丁磊考进电子科技大学读通讯,因为他想做一名工程师。刘强东考进中国人民大学读社会学,因为班主任告诉他,去北京读书,将来可以回老家当官,做县长。

这两个专业不是计算机的人,不约而同在大学期间自学了编程。丁磊出于热爱,经常跑到图书馆翻阅计算机的书,大四上学期还组织了一个电磁场 CI 软件的成果展示。刘强东则是为了赚钱。他去北京上大学带的 500 块生活费,是亲戚东拼西凑借来的。在人大,他经常在机房学习编程到深夜,睡一晚早晨再去上课。他卖力地学编程、写程序、做兼职,勤工俭学成为了班上第二有钱的学生。大三的时候,他给自己买了一个 " 大哥大 "。

丁磊的创业,走的是高端路线,是基于对技术和互联网的理解,一出手就是王炸。网易的第一笔大订单,是来自广州电信局。在那之前,丁磊曾在宁波电信局工作过两年。

刘强东的第一次创业,走的是群众路线,跟互联网并没有多大关系。大四时,他看人大西门的餐馆生意还不错,就盘了一个门面下来,花了 24 万。他也不问产权,不看合同,背着书包就去银行取钱,现金全款支付,以为把房子和地皮都买下来了。

老刘厚道。他给餐馆服务员涨工资、租大房子、装暖气,还给每个员工送一块手表,100 多块钱一块,卡西欧的。那是 1994 年。

但现实让他失望。餐馆员工合起伙来贪钱,蒙骗他这个学生老板,他花 24 万买来的门面,最后发现没有产权。大学毕业,他负债 16 万,把他父亲跟姨父几十年攒下的钱,也都给赔进去了。

丁磊和刘强东,他们都是有理想的人。

丁磊的理想是追逐自己的兴趣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他关注的是 " 消遣 ",是酒足饭饱之后,额外的需求。所以他做游戏、做音乐、做动漫、做跨境购。

在多年前的一次采访中,丁磊将网易的出发点概括为八个字:" 七分理想三分生意 "。他一再强调自己不是商人," 我是企业家,还是一个非常有理想的企业家 "。但他常被质疑的点是:网易是一家游戏公司。

刘强东的理想是改变自己的命运,过上体面而风光的生活,让身边的人高看他一眼。他是在北京中关村摆柜台起家,在骗子横行的市场中,坚持行货正品开发票,以一人之力杀出了一条血路。京东上市后,他在办公大楼顶层建泳池,搞 KTV 派对,建私人电梯,补偿早年因物资匮乏而未能满足的欲望。

他有乡土情结,不忘农民身份,想着有朝一日衣锦还乡,慰劳乡里。2009 年开始,他将分散在广州、上海、北京的客服部门全部集中到老家宿迁,后来又将京东的各种研发、结算、物流中心搬到宿迁,直接带动当地数万人就业。

外人很难说清楚,丁磊和刘强东,究竟谁更理想,谁又更现实?

2018 年,两人都先后接受了吴晓波的专访。视频中,刘强东说," 太保守,让我只能看着机会流走。" 丁磊说," 我只想安静地做个匠系青年。"

对立

如果没有明尼苏达事件,在大部分人眼中,刘强东的人设是正面而向上的。

他用自己的经历,讲述了一个草根逆袭、实现阶层跃迁的励志故事。他证明了,在互联网大潮下,劳苦底层也能靠自己的努力迎来出头日。

小时候,刘强东家里吃不起肉,他看到村长屋檐底下挂着很多猪肉。村民家里穷得揭不开锅,但村长家里的猪肉吃不完。那个年代,刘强东最大的梦想是当上村长,因为 " 我在想我做一名村长的时候,能不能把所有的猪肉分给村民,让大家都能够吃上猪肉。"

在他朴素的价值观里,不患寡而患不均。由正直的人物执掌大权,带领小弟实现共同富裕,那是正确的路子。他是站在群众这一边的。所以京东解决的是 " 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 ",赚的是踏踏实实卖货、薄利多销的辛苦钱。

丁磊也爱吃肉。他说 " 我很喜欢猪,我很喜欢吃 ",所以他在网易之外,又做了网易味央,进军养猪行业,外界戏称为 " 丁家猪 "。但这还是挡不住外界的质疑和猜忌,有人说他是为了赚更多的钱,打着养猪的幌子圈地。

丁磊说,他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的人," 是个美食家,是个吃客 ",他创业从没想过要做一个多大的亿万富翁,只是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。换言之,赚钱并非刻意为之,而是顺道的事。

但从始至终,丁磊的人设,都跟普通老百姓若即若离,远不如刘强东来得亲切。做游戏的时候,家长批判他毒害青少年;做网易考拉,那是轻奢而精致的小资群体感兴趣的事情;做网易云音乐,那是做给 " 懂 " 的人听。

某种程度上,刘强东和丁磊,都在做着消费升级的事情。但不同之处在于,丁磊是要 " 让上海人去过巴黎人的生活 ",而刘强东是 " 让安徽安庆的人有厨房纸用,有好水果吃 "。毫无疑问,这两家公司都深刻得改变了我们的生活,但它们的背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。

无论风格有多大差异,在商业世界里,老板和员工,在某些情况下是存在博弈和对立的。

从本质上而言,丁磊和刘强东属于同一类人——执掌员工生杀大权的创始人。创业让他们收获了财富和荣誉,也拉大了他们和普通员工之间的距离感。

刘强东喜欢称兄道弟,丁磊喜欢攒局。表面上看起来,这是两种不同的境界,但本质上殊途同归。大佬的饭局,不一定比快递员的酒桌高尚,就像那一条船上的蚂蚱,难分你我。

明尼苏达事件是一个转折点。刘强东的正面人设崩塌了,他在大众里竖起的励志大旗,也轰然倒下了。而紧随其后在 2019 年兴起的裁员潮,加大了企业家和员工之间的对立。

网易暴力裁员,是这种对立情绪的一次大爆发。裁员本是企业经营中的正常现象,但在增长乏力的 2019 年,这种经营层面的操作,被增添了更多复杂的操作空间。

京东裁撤高管,调整配送员薪资机构,同样也被外界做了更复杂的解读,刘强东 " 地板闹钟 " 的故事,再也无法挽回他口中的兄弟情谊。

2019 年是互联网大佬人设开始崩塌的一年。那些通过自己的拼搏,在时代潮流中抓住风口,赢得关注和尊重的企业家,他们身上的光环正在逐渐褪去。

尤其是在创业风口匮乏的环下,企业缩紧了裤腰带度过寒冬,一夜暴富的故事越来越少,大企业裁员事件层出不穷。那个创业的黄金年代,是从此一去不复返了。

对于企业而言,大佬还是熟悉的大佬,员工却可能不再是熟悉的员工。丁磊式向左,刘强东式向右,都是在创造商业价值。但无论何时,对员工的尊重和关怀,永远都不该被忽略。

来源:铅笔道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免责声明: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砍柴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相关推荐

1
3
申博太阳城菲律宾 菲律宾太阳城怎么充值 菲律宾申博娱乐网登入 申博代理加盟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怎么充值
摩杰娱乐下载客户端 华逸娱乐电子游戏网址 澳门金沙xtd mg线上娱乐vip真人在线最高占成 梦之城总盘客服
豪利777娱乐在线 必發游戏网址 名人娱乐体育在线佣金 88赌城游戏客户端 伟德vip棋牌
亚洲真人娱乐官网 凯时vipBBIN厅在线 申博138登入 188申博太阳城最高占成 心博天下最高占成